张曼菱:“打破一种角度一种成见,就是打破整个世界观。”
你当前的位置:专题首页>>媒体报道
张曼菱写书忆北大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23日 14:09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我希望你们比我们这一代更清新,你们可以排除干扰,可以远离一些事,专注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张曼菱对比自己小30岁的北大学弟学妹们说,保护好自己内心的那片芳草地,不要让它变成一个跑马场,什么都去糟蹋一遍,宁可让它空白,不要害怕寂寞和孤独。
上周,曾经的北大才女、著名作家张曼菱在北大面对90后大学生以我们现在怎样上大学为题发表演讲,讲述自己当年特立独行的往事。著名学者钱理群现场感叹:今天的北大不但没有季羡林,而且没有张曼菱。眼下,张曼菱新作《北大回忆》也由三联书店旗下生活书店出版,书封面的北大回忆四个字就是季羡林临终前为催促张曼菱写此书而特意题写。
北大中文系七七、七八级能人辈出,张曼菱便是其中的一位。她幸而生于布衣之家,幸而以布衣之父为启蒙之师。1977年,恢复高考当年,已被复旦录取的她,因未过政审,被打了回票。第二年,她再度考场奏凯,高中文科状元。这次政策有了变化,求贤若渴的北大招生老师,把这位才气和脾气都很大的女生,纳入北大帐中。从此,张曼菱开始了风风火火的新人生。
在《北大回忆》中,张曼菱记述了自己上学时有过交往的名师学者们,她称之为隔代亲。朱光潜、季羡林、林庚、金克木、费孝通、王力、任继愈等不少已经故去的大师,却跟张曼菱情谊甚笃。
北大老教授齐聚捧场
张曼菱北大演讲前一天的新书《北大回忆》发布会上,多位北大教授来捧场,其中不乏年过八旬、白发苍苍的老学者。82岁的作家谢冕曾是张曼菱的老师,张曼菱成名小说《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就在谢冕的课上得了最高分,后来改成电影《青春祭》。曼菱说聚而不散,不散的是什么?是师生情谊,对北大的一种因缘和她永远牵挂着的心。谢冕说,这本书写的是一个校园,甚至写的是包括季羡林先生在内在校园里生活的几代人。但是我觉得她不仅是写几位老师,也不仅是写学校,她是写一个时代。
年近八十的学者袁行霈说:写我的那篇文字特别美,我感谢你记得那么多连我都忘却的美好记忆。如果能再回到那个年纪,重新体验那时的课堂,重新欣赏你的话,重拾我那时的心情该多好。
陈四益说:她跟我说,季先生让她写《北大回忆》,要不要写。我说当然,而且要快,时间越拖到后面,回忆就越失去新鲜感,结果没想到她写得那么快。陈四益回忆,那个时代,文革刚结束,很多学校的领导和老师对青年学生都有这样一种人性的关怀和扶植。钱理群感叹,自己和张曼菱1978年到北京上学时,在火车上相遇。当时我们对未来都有许许多多梦想,现在弹指一挥间,我们都两鬓斑白,我更是垂垂老矣。
季羡林托孤之作
本书缘起于2007年作者与季羡林先生的一次谈话,谈话中,季先生鼓励她像《浮生六记》那样写一本《北大回忆》,回顾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北大岁月。2007年初冬,张曼菱在京探望季羡林,季羡林问张曼菱有没有写《北大回忆》。张曼菱说自己只写了零星的几篇文章,并没有完整地写过。季羡林对张曼菱说:应该写,值得回忆。张曼菱请教季羡林该怎么写这本书,季羡林告诉她应当像《浮生六记》。
第二年夏天,远在西南的张曼菱收到季老邮件。启开是一页宣纸,墨迹、印章赫然,‘北大回忆’四字,连写两遍。张曼菱被深深打动,他已为我的未竟之作题词了。此嘱有深意,有如托孤。用他自己在纪念邓广铭先生时的观点:这是‘后死者’对先死者必须完成的。先生有他深邃的智慧,他说这段岁月对于北大和整个社会都重要。
这部二十几万字的散文集,张曼菱从初入北大的燕园春潮开始回忆,一直写到近几年对西南联大历史的追踪。书中的她敏而好学,热情灵动,颇得老师同学青睐,也因锋芒毕露,招致周遭的冷眼暗箭;她是1980年北大民主竞选中唯一参与校园人大代表竞选的女生;她在北大求学期间,就在名刊《当代》上发表风行一时的小说《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后被改编成电影《青春祭》,听说那位伊文思先生看过了很惊叹;她是校园女神,追求者众,却不屑做小女生;毕业后,争得专业作家名头,远赴新疆采风,几乎留下当新娘;为保存西南联大的活历史,她遍访名家,深得联大师生信任,却又与某些部门的陈旧观念发生冲突……昔日风云都在《北大回忆》中一一呈现。
开明的北大老师们
作为刚刚恢复高考后考入北大中文系的七八级学生,张曼菱回忆了那个理想熠熠生辉的求学年代。那个年代学子们每天行色匆匆,带着大地的泥土,带着豪门的坎坷,带着书香的曲折;有机巧,有朴拙,有潜志,有执著;为了民族的同一个理想而混同,数气相搏,风起云涌。上课需要如打仗一样抢位子,教室里坐不下了,就敞着门,大家一直坐到走廊上,挤得汗蒸雾腾。沿街叫卖非正式出版物,学校交代:如果被带走,不要反抗,也别吵架,到那里就静静地等着,学校会来领你们。
在张曼菱笔下,从那些被她称作守望者中青年学者——卢甲文、闵开德、谢冕、袁良骏、倪其心、周强、孙玉石、马振芳、金开诚、严家炎、袁行霈——身上,同样可以强烈感受到精神的魅力。张曼菱记述了他们鼓励学生抛开自己的名作直接阅读外文资料,允许学生去图书馆自学而不必上自己的课,宽容地面对学生对自己观点的质疑。
如今已是著名作家的张曼菱女士回首那段北大时光时,由衷地感受到作为北大学生所享有的那份特殊的受保护的自由。我们得创造出一些新鲜的东西来,超前于这个社会,回报于我们的身份。也正是由于置身于这一高地,她得以在会上与曹禺辩论;致信李泽厚,上来就谈《美的历程》的不足,就好像他是我的同学似的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第1页    【收藏此页】【打印】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871-65918181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雨花路1076号 邮编:650500

2012 版权所有 云南中医学院 滇ICP备05001259号 云教ICP备1012010 |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