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曼菱:“打破一种角度一种成见,就是打破整个世界观。”
你当前的位置:专题首页>>关于张曼菱
流动中的快意(品书录)——读《北大才女》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22日 20:13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文/刘庆云
  我喜欢这本书,这自然是阅毕的后话。之前,所以迫不及待地购了书来,完全缘于对张曼菱以往文风及口才的喜爱。这是一位以追求心灵的自由状态为最高目标的无羁女性,说她是当代中国女性自立、自强的代表之一也不为过。知青生涯、晚班大学、出国、回国、下海经商、各种不轻松的文化活动……张曼菱似乎永不疲倦、似乎永不安于做一个屈服于世俗安排的安分女人和危襟正坐的常规作家,她总是在路上,在具象的道路上也在心灵的行程中,她彻头彻尾地爱上了这不归之途。在她看来,历史总是散发着女人流动的气息,她们带来人性的流动,美的流动,爱的流动与文化的流动。因为这种流动,她们主动和被动地闯入了历史的舞台,参与了历史的创造,使历史的流动闪烁出浪漫色彩和柔韧力度。对她而言,只有通过这种流动才能实现身心皆备的自由。
    
《北大才女》所收文章,风格和篇幅均非整齐划一,其中具有自传特征的篇什主要有第一辑中的开篇之作《穷上大学》以及第二辑流金岁月的大部,其余两辑及大部分则是张曼菱充满个性风格的散文随笔,其中有记述她与朱光潜、金克木、王力、季羡林等北大导师交往的《世纪末的怀念》;有歌赞西南联大人杰邓稼先、朱光亚、杨振宁、李政道的《段子·房东·不被消化掉的人》以及《不拘一格惜人杰》,通篇充溢着一种深爱者的忧伤和着眼远方的气势;还有表达文学和思想观点的《关于日记与灵魂的失落》等……从文章的内容和风格的多样性来看,北大才女的确无法胜任点睛本书的芳名,本书容量的丰富性确非现在这个书名所能传递。
    
日常生活中,人们一再将经历混同于经验,总是错误地把经历过什么的人视为具备此种经验的人。其实,经历与经验是两个相距甚远的概念,二者有着如此巨大的不同:经历是亲身亲为的,但它未必意味着因此具有独特的体验和价值,其还未上升到思考、提炼的高度;经验也多属亲身亲为,却也不排除间接体验。经验抵达的是一种个性的和思想的高度。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生活中很多经历丰富、跌宕的人,无法归结和揭示哪怕是稍微靠前的人生奥义,能者总是其中的少数。张曼菱如果仅仅有着传奇的经历而不具备经验之思和经验之谈,她的写作将是无意义的。对此,她有相似的观点,只不过她挑的是阅历这样一个词。
    
张曼菱的人生态度之一是我绝不要做一个单纯的文化人。自大学时期的小说处女作《有一个美丽的地方》触成为《青春祭》之后,她开始深深着迷于胶片的魅力,并随即到美国讲学和生活了一段时间,得以对好莱坞进行了一番考察研究,在一九九九年的那次邂逅中,她留给我印象较深的话是,虽然她当初在美国生活和工作得都还顺利,但仍铁了心回国,不愿移民。她说自己无法与好莱坞融合,因为文化不一样。相关的思想,她在本书中作了更为透彻的论述。
    
崇尚自由的张曼菱仍在不停地选择、不停地流动,这不禁使读者与她一道,充满了同样的自信与期待。正如为张曼菱所喜爱的坎贝尔说的一样,最坏的生活可能是没有选择的生活……最愉快的生活是具有最多机会的生活。写作和阅读亦然。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第1页    【收藏此页】【打印】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871-65918181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雨花路1076号 邮编:650500

2012 版权所有 云南中医学院 滇ICP备05001259号 云教ICP备1012010 |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