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曼菱:“打破一种角度一种成见,就是打破整个世界观。”
你当前的位置:专题首页>>关于张曼菱
读张曼菱《中国布衣》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22日 19:35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我平生第一次知道张曼菱是在1980年代,那时我正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读二年级。张曼菱的处女作《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刚刚拍成电影《青春祭》。轰动一时,她与女导演张暖忻一起,携片来北大放映兼与学生座谈。张曼菱一身紫红旗袍,手上一紫红手袋,颜色十分抢眼,而张暖忻却是白衬衣、牛仔裤,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这位久违了的女作家,近二十年后的新作《中国布衣》,写的是自己的父亲,一位无名有品、无位有尊的中国布衣,一位平民知识分子。他们父女情深,知者谊厚,血浓于水的亲缘掺杂着绵延几十年的业缘,读来令人感动。

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年代,多少人有了官衔还要追求学衔,有了名还要有利,名缰利索,“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但张曼菱的书却让我们看到生活中的另类人物——一介布衣,清高自守。因为历史的原因,这位父亲被放逐了二十年之久,但回来之后,却是“发愤忘食,乐以忘忧”,研习书法,渐臻佳境。这位父亲,生逢乱世,固守“君子不党”的信条,敢于担当,敢于承受,用自己的人格缔造了儿女的情操,用自己的血汗养育了儿女的身躯。但生不逢时,命途多舛,死前手录韩愈《马说》,为“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的“马之千里者”,发一声最后的浩叹!

本书封底有这样一段点睛文字:布衣者,民间神髓,尘世高蹈者也,特立独行于帝阙与儒林之外,无名有品,无位有尊,任凭围剿放逐,依然拒绝趋奉,孤怀宏视,卓然独立于贩夫走卒、政客泼皮以及一切流俗者。作者在本书中也写道:“布衣,即是保存有独立人格和本色文化的人。”“中华民族的文化命脉,正是靠着这世代的无名布衣传承于山河大地子子孙孙,因此而植根于民间的。”作者说,“我幸而生于布衣之家,幸而以布衣之父为启蒙之师。”

父女俩共同从传统文化的深厚土壤中汲取绵绵不绝的滋养,父亲是根,是干,负责传输营养,因为这付出、这传递,女儿才能繁花似锦,明媚鲜妍。全书由一篇篇回忆文字串连而成,作者思绪所及,虽没有固定程式,没有具体目标,但却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了。今日文坛中少见精金美玉般的文字,多的是低俗笑话、打情骂俏的短信文学。而此书中一段段父女对话,让人感到默默涵泳于传统文化之中,又时时信手拈来的自然、愉悦。

稿源:《文汇读书周报》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第1页    【收藏此页】【打印】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871-65918181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雨花路1076号 邮编:650500

2012 版权所有 云南中医学院 滇ICP备05001259号 云教ICP备1012010 |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返回上一级